搜集互联网最新资讯_一站式查询服务_健康减肥资讯

59岁的现役舞者古名伸:不论即兴舞或过日子,人都是有选择的

舞蹈家古名伸看见我们来访,显得有些讶异,「我们以为我们改时间了!」原来她记错採访日期,同一时段也和助理有约。也因没计画要拍照,穿着特别休闲。但她没纠结太久,「我们先聊聊好了。说不定聊的过程中,我就有拍照的灵感了。」她对生活的态度如一场即兴舞蹈,不慌不乱,随时因应当下的情境调整自己。

59岁的古名伸是台湾即兴舞蹈的重要推手,也可能是年纪最大的现役舞者。她教学多年,去(2018)年才卸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的教职。她一手创办的「古舞团」,积极推广「接触即兴」的舞蹈方式与观念。2009年,她获颁吴三连艺术奖,对台湾艺文界的贡献深受肯定。

和古名伸同辈的舞者,有人转做编舞,也有人不再演出,只做教学工作。很少有人像她一样,坚持在幕前跳舞。「我跳舞,就是因为我喜欢跳。我对它的爱是最核心的。我做任何事,都是为了支撑这个核心。」她说。

人生如一场即兴舞,别人怎幺出招你都能接

古名伸从小学舞,13岁起跟随无垢舞蹈剧场的创办人林丽珍学习。恩师的作品精準、唯美,她却独锺充满不确定性的即兴舞蹈。

在台湾,很多人误会即兴舞蹈的意义,以为舞者不用準备,甚至可以摆烂。古名伸指出,即兴确实不是被精雕细琢过的完美,却是在每个当下的时空,成为最好的自己。观众所看到的每个动作,都是舞者过往经验累积而来的成果。机会只有一次,舞者不仅不能鬆懈,反而要随时做好準备。

即兴舞蹈的舞台充满变动。每一场排练、表演都是独一无二,绝无重複。舞者要随时打开感官,留意自己和他人的动静,才能做出刚好的反应。古名伸形容,跳舞其实就是人生。生活中总有意想不到的事,不该发生的事偏偏就会发生。「事情已经无法改变的时候,就接受吧。你去体会,它说不定也有好处。」她说。

她举例,採访几天前,她才刚从东部的部落返回台北。当初接获任务要陪原住民小朋友唱歌、跳舞时,她本想推辞这个一点都不熟悉的工作。只是人情难拒,才勉强答应。

她起初想,自己不了解原住民文化,在部落能做些什幺?她发现,孩子们吃饱饭后坐着唱歌,声音出不来。她想起自己过往的经验,于是让小朋友在操场上跑、跳、追逐,自然地表现。硬着头皮接下的工作,最后让她收穫满满。

即兴舞蹈中的人我关係,也像极了现实生活中的人际道理。舞者要注意别人,也要表现自己。一起跳舞的人出招,你无法控制别人,只能选择接或不接。看见有人逼近,自己要懂得避开,对方不会为你而停下脚步。

古名伸比喻,有些女性常抱怨先生我行我素,从不考虑另一半的需求。然而,与其强迫对方改变,不如认清现实:「你应该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。可以配合就配合,不能配合就一个人在旁边Happy也很好。」

就像跳舞时,她偶尔会碰到「过动」、让人难以接招的对手。这种时候,她喜欢静静把手放在对方身上,什幺也不做。动静的画面对比,反而有另类的美:可以是淡漠,可以是怜悯……「你就让他跳,希望他最终能感受到你的安静。」她说。不论跳即兴或过日子,人都是有选择的。

59岁的现役舞者古名伸:不论即兴舞或过日子,人都是有选择的
接触即兴的舞作中,舞者间有大量互动,每个人须时时关注自己和周遭人事物的关係
保护自己不能只想着小心,应该想办法变强壮

接触即兴的每个动作。都是与他人的互动。舞者经常承接彼此,相互倚靠。但每一次倒下,古名伸都清楚自己要负起完全的责任,别人没有义务来接住她。「我敢往后倒,是相信我找来的伙伴。但如果他们不接,我也要能保护自己。」她说,

保护自己的方式,不是小心藏起脆弱的部位,而是让自己变得强壮。人过了一个年纪,难免会受伤,舞者的身体更是。古名伸回想,50到55岁这段期间,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变得非常脆弱。特别是腰、膝盖,在跳舞时比以往更容易卡住。肩膀的旧伤,也让她很早就出现五十肩症状。

最严重的一次,她在舞台上表演,右手硬生生被扯落。众目睽睽之下,她痛到尖叫,却还是忍痛把关节乔回原本的位置。最后她用单手跳完整支舞,舞者和观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。「他们只觉得我今天好入戏喔!还尖叫,情绪这幺饱满。」古名伸笑说当时的惨剧。

刚开始,她只想着得更小心地对待身体,避免受伤。但2年多前,她发现对抗老化不能只靠防守,必须用更积极的方式累积身体的本钱。她开始练TRX(悬吊式阻抗训练,可锻鍊全身肌肉),每週至少3次,连旅行时都要把练习用的绳子带出门。每次练习时还要吃8颗蛋白,才能增加肌肉。

「锻鍊刚开始就是很麻烦、很ㄍㄧㄥ,你要从很满的行程里硬挤出时间来做。」古名伸坦言,她觉得重量训练的内容无聊、重複,却非常有必要。50多岁并不晚,只要有纪律,一定可以练就原本不熟悉的事。练TRX半年以后,她明显感觉自己肌肉变得紧实、精神比以前更好,连最耗体力的出国巡演都能连撑8场。

对古名伸而言,抗老的目的不只是留住青春,还有守护自己最在意的核心价值。她所热爱的舞蹈,是用自己的身体述说想告诉别人的讯息。「以后我一定会变成满头白髮的老奶奶。但我找到方式餵养自己的身体,希望跳舞能一直存在我的生命中。」

照顾好身体,你的心会获得平静

关于身体与心灵的关係,肢体艺术家Bonnie Bainbridge Cohen曾做过这样的比喻,「心是风,身体是沙。如果你想知道风怎幺吹,看看沙的痕迹。」

古名伸说,跳舞的人,总习惯用身体思考。心有所想,身体绝对骗不了人。例如20年前,她正处在人生的低潮。一次独舞演出后,立刻有人问:「她最近怎幺了?舞风怎幺变这幺黑暗?」人生的起起伏伏,肢体都如实呈现。

舞蹈家怎幺处理心的伤口?古名伸的方法是先照顾身体。低潮时,她会去做脸、按摩、喝咖啡。另外,早在大学时期,她就很喜欢上阳明山洗温泉。她的车子上固定放着梳子、毛巾、沐浴乳等泡汤道具,以便随时犒赏自己。

「身体很聪明,它可以理解心智无法理解的事情。有时你以为没事,但伤害已经发生了,只是你不晓得。」古名伸说,当身体被满足、被疗癒,心所受的伤也会不可思议的复原。

她观察,40、50岁以上的中年人,常常在社群软体上转传养生资讯,能够真正倾听身体声音的却很少。有时身体已经发出了哀号,心智却仍盲目地想鞭策它往前,直到垮下为止。「心智必须稍微谦虚点。承认自己知道的东西有限。给身体足够的休息,心也会变得平静。」她说。

59岁的现役舞者古名伸:不论即兴舞或过日子,人都是有选择的
古名伸说,她的人生观、世界观,都是从跳舞开始

即将迈入6字头,古名伸很清楚自己的身体不可能像20岁时青春美丽。但现在的她,有能力用身体述说更繁複、更细腻的情感。面对种种不确定性,也更能从容接招。

採访尾声,我们本来苦恼于她穿着合身的长裤,很难放开肢体拍照。只见她帅气的甩甩头,一头黑髮在风中舞动,充满生命力。「好啦,这就已经是跳舞啰!」她一笑。生活总是充满意外,完美并不存在。但不管接到什幺剧本,都要有能力让它成为最好的当下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